“加密妈妈”:美国加密人才正在流失,明确监管迫在眉睫 的未来可能在亚洲,而不是美国。亚洲已经是加密货币交易所、挖矿业以及散户投资者的关键所在地。亚洲部分地区也具有监管优势,加密货币人才和投资将流向监管规则清晰且友好的国家。如今,大部分活动都在新加坡进行。去年8月,新加坡的进行的ICO数量超过了美国。新加坡社会科学大学(SingaporeUniversityofSocialSciences)研究员RobertW.Greene表示,在2017年至2018年进行代币销售的智能合约平台项目中,有超过40%都是在新加坡进行的。Greene说,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新加坡接受了公开数字代币销售,而其他司法管辖区则没有提供这样的环境。ICO作为加密货币初创企业曾经的一种流加密货币交易所、挖矿业以及散户投资者的关键所在地。亚洲部分地区也具有监管优势,加密货币人才和投资将流向监管规则清晰且友好的国家。如今,大部分活动都在新加坡进行。去年8月,新加坡的进行的ICO数量超过了美国。新加坡社会科学大学(SingaporeUniversityofSocialSciences)研究员RobertW.Greene表示,在2017年至2018年进行代币销售的智能合约平台项目中,有超过40%都是在新加坡进行的。Greene说,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新加坡接受了公开数字代币销售,而其他司法管辖区则没有提供这样的环境。ICO作为加密货币初创企业曾经的一种流行融资方式,现在正在逃离美国。这一步棋,对于加密初创企业来说可能也是正确的。“我从这里(新加坡)的人那里听到的是,他们正在逃离美国,这与我在美国时从项目方那里获得的说法一致。”Peirce说道。那些一度想把工作基地设在美国的人告诉她,他们目前“在其他地方工作,因为在监管变得更清晰之前,在美国开展工作没有任何意义。”另一方面,新加坡“正在以一种我们(美国)尚未做到的方式提供透明度。这样一来,如果不是真正的证券发行,你就不必一直做一些证券发行的事情。”有关新加坡对数字货币政策的信息可以在《支付服务法案》(PaymentServicesAct)和《数字代币发行指南》(GuidetoDigitalTokenOfferings)中找到。“我们真正想要达到的是一个ICO提供功能型代币(utilitytoken)或支付型代币的世界。”Peirce称,“我认为,新加坡比我们更清楚地思考了这些问题。如果你想达到这一点,我不确定你能否以我们一直以来采取的方式来应用证券法框架。”这里说的不仅仅是新加坡。Peirce注意到,亚洲其他国家的政府也正在从非常务实的角度来看待这一领域。他们把加密货币视为机遇,而不是威胁。重点不是监管,而是:“我们能实施这项技术吗?”美国曾发出了一个不那么友好的信息。美国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J.Trump)在有关比特币的第一条推文中表示,“我不是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热衷者,它们不是货币,它们的价值波动很大,而且是凭空而来的。不受监管的加密资产可以促进非法行为,包括毒品交易和其他非法活动。”Peirce对加密货币的友好态度也不一定代表SEC。去年,SEC主席JayClayton曾表示,他所见过的每一个ICO都是一种证券。SEC还否决了Winklevoss兄弟的比特币ETF申请,Peirce曾公开反对这一决定。SEC对这只ETF的担忧主要集中在比特币作为一种投资的价值上。Peirce认为,应该允许投资者自己做出判断。人们对ETF有各种各样的担忧。“我认为眼下托管是一个大问题。”Peirce说,“这是托管、市场操纵,以及更普遍的价格问题。”当被问及“ETF获批(或者Peirce所说的交易所交易产品(ETP)还有希望吗?”她坦言:“我对此总是心怀希望的。”至于ICO,Peirce表示,SEC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执法行动,其中一些是基于欺诈行为。“我们的潜在执法议程上条条框框众多。我们的规则真的很复杂,人们的一些所作所为总是会与其产生冲突。所以必须思考:资源有限,我们要如何运用?我们总是在自己所涉及的任何领域做出这些判断。”在被问及“SEC将如何处理Facebook的新加密货币Libra?”时,Peirce说:“我还没有亲自和Facebook谈过。考虑到我们目前有的也就是一份简短的白皮书以及国会举行的听证会,我认为对于他们究竟在做什么,以及这可能会在什么地方影响到证券法,到时会产生很多问题。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但存在一些可能发布Libra的方法。”“我不想失去这一代人才”美国的问题不在于加密管理过于严格,而在于不够清晰。Peirce说:“我认为最主要的问题是明确性,因为大多数和我交谈过的人都表示‘只要告诉我们监管框架是什么,我们就会在其中工作’。”一些监管机构正在监管加密货币,而一些法规因州而异,且还很难区分证券型代币和功能型代币。确定这一点的一种方法是通过HoweyTest(豪威测试),但存在多种解读方法。今年早些时候,SEC发布了关于豪威测试的指导意见,Peirce称,该指导意见“可能引发更多的问题和担忧,而不是给出答案。”Odaily星球日报注:HoweyTest(豪威测试)是美国最高院在1946年的一个判决(SECv.Howey)中使用的一种判断特定交易是否构成证券发行的标准。如果被认定为证券,则需要遵守美国1933年证券法和1934年证券交易法的规定。豪威测试需要考虑四个因素,但SEC的框架有38个考虑因素,其中许多还包含子因素。“我担心,非律师以及不精通证券法及其相关知识的律师将不知道该如何解读这份指南。”Peirce表示。加密初创公司可能无意中违反了美国的规则,谁愿意冒这个风险呢?"该行业的个人和公司必须遵守我们的证券法,否则可能成为执法行动的对象,"Peirce称,“因此,作为规管机构,我们有责任就公众如何遵守法例,向其提供清晰的指引。但我们还没有履行这一职责。”如果美国在加密方面落后了,会有大的影响吗?对此,Peirce给出了自己的看法:“我跟在这个领域工作的人接触后发现,很多人都非常聪明勤奋且具备奉献精神,我不想失去这整整一代人——我不想看到所有这样以一种新方式思考问题的人才流入另一个国家。”“很高兴看到创新真在遍及世界各地,但与此同时,有这样一群非常聪明、工作非常努力的人在美国,我们的经济和社会都从中受益。所以我不想把这些人都赶到海外去。”Peirce表示。她正在考虑的一个解决方案是,为销售和发行某些代币提供一种“安全港(safeharbor)”。“这基本上意味着,如果你在做X、Y和Z,并向人们提供这类信息,我们不会让你遵守所有的证券法,”Peirce解释说。政府监管的局限性从表面上看,Peirce是一个矛盾的人物。她是一个自由主义的监管者,但同时也是一名政府官员——尽管她支持一种旨在独立于政府的货币。然而,Peirce并不一定把这些看作是矛盾。她说,她受到了经济学家FriedrichHayek的影响:“他非常欣赏这样一个事实:社会是由个人组成的,每个人都有独特的才能和知识。”加密货币可以帮助实现这些想法。或者正如Peirce所说,“权力下放的理念确实抓住了一种观点,即他们的知识是通过社会传播的。”另一个影响她的经济理论是公共选择,以及“思考政府解决方案的局限性”。“不管你是谁,不管你的局限是什么,每个人都可以为社会做出贡献。我很关注这样一个社会:它能让人们释放内心的潜能,过上充实的生活,同时也能为他人服务。这就是成为资本市场监管者让我兴奋的地方。因为我想我可以成为释放这种潜力的一部分力量。”“监管机构通常不以这种方式运作。”Peirce也承认这一点。但是当有人说她的判断比别人的好时,她就会回应道,“我不太确定,因为那个人了解我所不知道的事情。”一些人会说,比特币不受任何央行控制,会危害政府。但是Peirce认为像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是为了寻找新的解决方案。她说:“这种权力下放的做法是,当人们看到了社会上的一个问题,就会想到有一个解决方案。比特币白皮书紧随金融危机发布的,人们就会想:我们看到了明显存在的问题,那么有没有办法
Emily Parker 2019-09-19 11:01  加密货币  人才  监管
加密资产放贷正热,请对比风险/回报,当心风险 十年时间里,其他资产类别的表现很少会优于加密货币市场。单就这一点,就足够刺激许多投资者和投机者跳入加密货币市场追逐百倍收益了。然而,加密市场本身与其他市场没有什么不同,同样遵循经济周期,特别当市场不确定的时候,投资者会转向选择安全避风港也就是低风险的投资替代方案。在2018-2019年的熊市中,加密资产借贷平台就曾被看作是「安全避风港」,可加密资产放贷的风险/回报是否真的值得呢?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2019年7月31日的风险/回报率,由于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这一趋势在七月底期间发生一些重大变化上图显示了一些最受欢迎的加密放贷市场中的各种「证券类」产品,你可能注意到了图中右上方的就是加密资产放加密货币市场。单就这一点,就足够刺激许多投资者和投机者跳入加密货币市场追逐百倍收益了。然而,加密市场本身与其他市场没有什么不同,同样遵循经济周期,特别当市场不确定的时候,投资者会转向选择安全避风港也就是低风险的投资替代方案。在2018-2019年的熊市中,加密资产借贷平台就曾被看作是「安全避风港」,可加密资产放贷的风险/回报是否真的值得呢?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2019年7月31日的风险/回报率,由于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这一趋势在七月底期间发生一些重大变化上图显示了一些最受欢迎的加密放贷市场中的各种「证券类」产品,你可能注意到了图中右上方的就是加密资产放贷,代表了它的风险是最高的,甚至高过加密资产——之所以会这样,可能是因为加密资产放贷中存在交易对手风险等很多附加因素。从本质上来说,利率是由供需关系决定的,但就目前而言,不可否认加密资产借贷市场存在一定程度的投机性质,所以我们会看到一些加密资产放贷具有令人瞠目的年回报率(AnnualPercentageRates)。稳定币和比特币基本上有高利率(大约6-10%),但特殊情况除外,比如DAI出现过大约12%的年利率,而Compound平台中甚至一度达到15%。其他加密资产放贷的年利率更低一些,通常在0.1%-2%,包括ETH、BAT、REP等。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任何超过此范围的、更高的利率都是相当可疑的,也需要你特别谨慎地对待。编者注:目前不确定加密资产是否属于证券类产品,但为了便于分析暂将其统一纳入相关金融产品类别中。另外,如果你想要了解更多关于如何确定加密借贷平台费率的知识,强烈建议阅读一下RoyLearner的文章:https://medium.com/wave-financial/crypto-lending-too-good-to-be-true-fc010e7fc86c基于上述数据,我们将其与传统的固定收益证券进行比较,这样就能更好地评估风险/回报。举个例子,我们以美国国债(10年期目前收益率约为1.75%)作为比较标的,这些债券通常被认为是无风险的,因为它们都是由美国政府支持的债务背书,所以违约的可能性非常低,你甚至可以直接将美元存入基于当前汇率支付利息的货币市场账户来获得大致相同的收益。如果对标美国国债的话,是否2%甚至更低一点的年利率能够确保加密资产放贷不会受到交易对手风险的影响?显然不是,因为人们总是期望获得更高的回报。当然,美国也有一些高收益债券(有时这些债券会被人称为是「垃圾债券」),其收益率可以达到6%——虽然此类债券也有较大违约可能性,但它们同样也获得了一些可靠的公司支持,因此与风险更高、且未定义的加密借贷平台相比,即便是都有6%的投资回报率,传统债券的风险性仍然较低。而且从这个角度来看,对于6%(甚至更低)年平均回报率的投资产品来说,风险/回报这套评估方式似乎并不太适合。如果你拜读过AriPaul的分析文章,会发现加密资产的放贷收益率其实应该与创业贷款差不多、甚至更高(超过20%),也许年收益率到这个级别时,才能证明风险/回报的合理性。到目前为止,只有Compound平台中的DAI接近这个数字,其年收益率峰值达到过18%左右。然而由于Compound中的DAI是一个稳定币,因此限制了投资者参与行情涨跌的机会,而实际上是可以创造机会成本的。由于借款人不希望接触太多不稳定的加密资产,因此在一些加密资产借贷平台上,我们看到贷款来源最多的就是稳定币——更高的需求=更高的收益(大约8%甚至更高)。即便如此,稳定币借贷的收益率依然比现在大多数银行提供的利率要高得多,这也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供应方(即放贷方)涌入到加密借贷平台的原因之一。但是,确保每年可以赚取8%左右收益率的大多数稳定币组合的机会成本是多少呢?截至2019年7月31日年回报率排名前十的加密资产(BSV和Tether未包含在内)正如我们在上表中所看到的,加密货币市场价格自今年年初以来出现了明显的转变,单看比特币,你会发现今年迄今为止其回报率已经达到惊人的220%。对于任何一个想要在自己投资组合中分配加密资产的投资者来说,这绝对是他们所期望的投资回报类型。不过,由于在加密资产领域进行投资会带来很大的风险,加上额外交易对手风险和机会成本,每年只赚取8%的回报率似乎并不合理(也不合乎逻辑),要知道在传统金融市场里也有一些具有相似回报率的替代品,而且风险还更低。对于那些「HODLer」来说,这种「长期持有」的投资策略有弊也有利,至少可以让投资者保持耐心,保管好自己持有的加密资产并等待它创造最大的回报。事实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投资策略和风险偏好,但投资者应该对加密资产放贷中「无风险」收入的概念更加谨慎。谨慎的投资态度同样适用于易变的加密资产放贷市场。举个例子,如果你把比特币借给某个不知名的交易对手,对方承诺给你提供6%的年收益率,假如对方是一个黑客或者是一个经常违约的人,那么这笔投资可能就会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变成100%的损失。当然,如果区块链和相关技术真的能在很多行业里深根发芽、并实现颠覆创新,那么此时带来的投资回报应该可以满足投资者的期望了。不过,如果你选择的是每年额外增加几个百分点的投资策略,那么就有可能错过高回报的机会,而这,也是你会失去的最大机会成本。最后的想法现在有人可能会说,加密信贷和借贷平台比传统金融有更多优势。对于那些渴望获得更多利息收入的人来说,加密资产提供了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