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L被选为区块链服务网络BSN的专用智能合约语言 前完成。同时,预计在2021年普遍实现让开发者在BSN上使用DAML进行智能合约开发的目标。目前,每个区块链底层框架都有自己的智能合约开发语言,这意味着不同底层框架开发的DApp间无法正常交互。而BSN为企业提供了跨底层框架的低成本区块链应用部署环境。随着DAML的加入了,将允许开发者在不重复编写自己智能合约的前提下,在BSN中仅需选择开发时所使用的底层框架将该DApp进行部署,即可实现与其它BSN上部署的分布式应用程序间的轻松交互。BSN是由国家信息中心顶层规划,联合中国移动、中国银联和北京红枣科技共同发起的全球性区块链基础设施,旨在让开发者和企业在统一开发者在BSN上使用DAML进行智能合约开发的目标。目前,每个区块链底层框架都有自己的智能合约开发语言,这意味着不同底层框架开发的DApp间无法正常交互。而BSN为企业提供了跨底层框架的低成本区块链应用部署环境。随着DAML的加入了,将允许开发者在不重复编写自己智能合约的前提下,在BSN中仅需选择开发时所使用的底层框架将该DApp进行部署,即可实现与其它BSN上部署的分布式应用程序间的轻松交互。BSN是由国家信息中心顶层规划,联合中国移动、中国银联和北京红枣科技共同发起的全球性区块链基础设施,旨在让开发者和企业在统一的标准下更高效地创建和访问新一代分布式应用程序。四家发起方早在2018年便启动了BSN项目,目前BSN是中国最大的区块链基础设施网络。DAML是一种先进的开源智能合约语言和工具包,用于开发跨越数据孤岛和信任边界的DApp。同时,DAML还是唯一实现在多个平台上无缝运行的智能合约技术。除了即将与BSN进行的合作,DAML已集成Vmware区块链、Corda、HyperledgerFabric、Sawtooth和Besu、PostgreSQL、亚马逊的QLDB及其原生云Aurora数据库。今年早些时候,微众银行宣布了集成DAML与FISCOBCOS的计划,FISCOBCOS是BSN可使用的核心底层框架之一。“BSN是中国最大的区块链基础设施项目,”区块链服务网络BSN发展联盟理事长单志广先生表示,“从创立之初,我们的目标就是打破区块链的信息孤岛,创建一个开放、可交互操作和所有人都可访问的生态系统。这是一个中国区块链发展史上激动人心的时刻,我们很荣幸能够将DigitalAsset的DAML集成到自己的生态中,推动BSN的繁荣发展。”“我们很高兴DigitalAsset能够支持BSN,”在中国移动工作并担任区块链服务网络BSN发展联盟秘书长的谭敏女士表示,“BSN需要一个统一的智能合约编程语言供开发者社区使用,而开源的DAML智能合约技术正是最完美的选择。全球主流的公司和行业协会一致选择DAML智能合约技术,这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BSN是一项变革性举措,它将塑造中国乃至全球区块链的未来,”中国银联的周钰先生表示,“我们对DAML试点的成功寄予厚望,其后的正式投产将成为推动BSN继续快速发展的重要动力之一。”“我们创建BSN的目的是为区块链开发者提供一个低成本、高效的一站式服务,供他们在选择的区块链框架上构建和部署分布式应用程序,”北京红枣科技首席执行官何亦凡先生表示,“如今,每个区块链框架都有自己支持的智能合约语言,这让开发者有时很头疼——他们一旦想部署应用到其他区块链框架上就必须重新编写应用程序,因此他们不得不学习各种不同的技术。通过选择DAML作为BSN自身的专用智能合约语言,我们的开发者将获得在每个区块链之间无缝和互操作地使用一种统一智能合约语言的选择。“我们会积极推进将DAML与FISCOBCOS集成为BSN的一部分。我们看到了接触更广阔的开发者社区的绝佳机会。”微众银行区块链负责人范瑞彬先生表示。“BSN的愿景与DigitalAsset的一致,”DigitalAsset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YuvalRooz表示,“目前可供选择的区块链框架数量众多,未来还会有更多的框架上市。创建一个低成本且可交互操作的工具来统一这些底层框架是促进全球普及区块链的关键。BSN在中国已部署和运行了130多个城市节点,其发展势不可挡。通过与DAML的集成,BSN将拥有自己标准的应用程序语言和先进的可交互操作协议,这将进一步实现我们的愿景。”自2020年4月商用以来,BSN已迅速成为全球规模最大、发展最快的企业级区块链生态系统之一。目前中国的企业和政府机构已有1000多个区块链应用程序在BSN上部署并使用。BSN部署的130多个公共城市
区块链服务网络BSN 2020-09-16 12:44  智能合约  微众银行  开发者  中国银联  BSN
区块链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缺用户,这类新进展至少可支撑1000万新用户? 坊生态将会作为一个标准的扩容协议,供所有开发者和用户使用,避免了多个项目开发不同状态通道的碎片化,着实是一件好事。最近那个StateChannel组织,推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项目:Web3Torrent——通过为点对点文件传输协议引入「微支付」功能,从而为torrent网络引入有效的激励机制:下载者每进行一次文件下载操作,需向“上传者”支付以太坊代币作为酬劳。同时,整个系统将会使用状态通道技术来创建。你看,目测孙宇晨的BTFS,马上要推出的IPFS,又有个一个新的对手的,一个基于以太坊状态通道技术的点对点文件共享传输协议,而且这个不用发币,用ETH就行。侧链侧链顾名思义,就是挂在主链上的一条独立的区块链,通过桥接或是中继的方式“挂”在主链上,同时把资产或是状态锁在主链上。因为是独立的一条链,侧链也会有自己的共识算法。1.老一代侧链代表:Loom、Celer之前EOS的火热引来了DPoS的火热,在侧链上跑一个DPoS,提供性能,然后跑DApp之类,再把这个侧链挂在ETH上,不就性能与安全兼顾了?想法的确是很好,LOOM当时的技术文档,包括提供的僵尸趣味Solidity教学,都是业内首屈一指值得称道的东西。然后现实很骨感,Loom网络上,一直就没什么人用。现在想想,可能大家觉得,反正都是DPoS,为什么不直接在EOS或者TRon上开发呢?为什么非要用一条以太坊的DPoS侧链呢?Loom还搭建了第一条实现了PlasmaCash(后面会说Plasma)的侧链,然而并没有什么用,Loom这个项目,在开发组转向ToB,把项目“归还社区”之后,基本可以算是宣告失败了。顺便说一句,上文写到的主打状态通道的Celer,也有在做侧链。2.新一代侧链代表:SkaleSkale可以算是新一代侧链的主打项目,前几天主网刚刚上线。特点有下面几个:弹性侧链:在选择链的大小时,开发人员可自定义选择用于为链提供安全的单个节点的资源数量;验证节点池:上千个独立验证节点+随机选出区块链的验证节点+频繁轮换区块链内外的节点;BLSRollup:关注Rollup,后面会讲到。Skale使用了基于BLS签名的Rollup技术,通过聚合签名压缩数据大小的方式提高性能,同时完全不牺牲主链的任何安全性。对于那些需要完全依赖于主要网络保管的使用场景提供了有效支持。3.侧链变种:Plasma——代表:OMG,MATIC严格意义来讲,Plasma不算是侧链,应该称之为“子链”,但为了方便起见,业内人通常把Plasma归为侧链的一个变种。和一般侧链运行自己的共识机制不同,Plasma本质上是存在于区块链上的区块链,或者叫“链中链”,通过子链定期提交其状态到以太坊主网,把高性能子链有关交易顺序的消息换算成一个哈希值存储在根链上,来确保其安全性。和侧链的区别其实一句话就能说清,Plasma就是一个非保管特性的侧链:在Plasma链出现任何错误,用户都可以检测到错误(因为子链的哈希值都存在根链上),并且安全地退出Plasma链,但问题就是得等一个挑战期,多久呢?一到两个礼拜……Pl开发者和用户使用,避免了多个项目开发不同状态通道的碎片化,着实是一件好事。最近那个StateChannel组织,推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项目:Web3Torrent——通过为点对点文件传输协议引入「微支付」功能,从而为torrent网络引入有效的激励机制:下载者每进行一次文件下载操作,需向“上传者”支付以太坊代币作为酬劳。同时,整个系统将会使用状态通道技术来创建。你看,目测孙宇晨的BTFS,马上要推出的IPFS,又有个一个新的对手的,一个基于以太坊状态通道技术的点对点文件共享传输协议,而且这个不用发币,用ETH就行。侧链侧链顾名思义,就是挂在主链上的一条独立的区块链,通过桥接或是中继的方式“挂”在主链上,同时把资产或是状态锁在主链上。因为是独立的一条链,侧链也会有自己的共识算法。1.老一代侧链代表:Loom、Celer之前EOS的火热引来了DPoS的火热,在侧链上跑一个DPoS,提供性能,然后跑DApp之类,再把这个侧链挂在ETH上,不就性能与安全兼顾了?想法的确是很好,LOOM当时的技术文档,包括提供的僵尸趣味Solidity教学,都是业内首屈一指值得称道的东西。然后现实很骨感,Loom网络上,一直就没什么人用。现在想想,可能大家觉得,反正都是DPoS,为什么不直接在EOS或者TRon上开发呢?为什么非要用一条以太坊的DPoS侧链呢?Loom还搭建了第一条实现了PlasmaCash(后面会说Plasma)的侧链,然而并没有什么用,Loom这个项目,在开发组转向ToB,把项目“归还社区”之后,基本可以算是宣告失败了。顺便说一句,上文写到的主打状态通道的Celer,也有在做侧链。2.新一代侧链代表:SkaleSkale可以算是新一代侧链的主打项目,前几天主网刚刚上线。特点有下面几个:弹性侧链:在选择链的大小时,开发人员可自定义选择用于为链提供安全的单个节点的资源数量;验证节点池:上千个独立验证节点+随机选出区块链的验证节点+频繁轮换区块链内外的节点;BLSRollup:关注Rollup,后面会讲到。Skale使用了基于BLS签名的Rollup技术,通过聚合签名压缩数据大小的方式提高性能,同时完全不牺牲主链的任何安全性。对于那些需要完全依赖于主要网络保管的使用场景提供了有效支持。3.侧链变种:Plasma——代表:OMG,MATIC严格意义来讲,Plasma不算是侧链,应该称之为“子链”,但为了方便起见,业内人通常把Plasma归为侧链的一个变种。和一般侧链运行自己的共识机制不同,Plasma本质上是存在于区块链上的区块链,或者叫“链中链”,通过子链定期提交其状态到以太坊主网,把高性能子链有关交易顺序的消息换算成一个哈希值存储在根链上,来确保其安全性。和侧链的区别其实一句话就能说清,Plasma就是一个非保管特性的侧链:在Plasma链出现任何错误,用户都可以检测到错误(因为子链的哈希值都存在根链上),并且安全地退出Plasma链,但问题就是得等一个挑战期,多久呢?一到两个礼拜……Plasma最早由V神和闪电网络白皮书作者约瑟夫共同提出,算得上一个雄心勃勃的扩容项目,然而过程却是几经波折,最早做Plasma的团队是OMG,磨洋工,进度缓慢,后来做PlasmaCash的Loom凉凉,一度只有Matic一个做Plasma的独苗。然而就当大家以为Plasma“死”了的时候,OMG突然上了Coinbase,加上Matic上个月主网上线,Plasma瞬间感觉又复活了。Rollup家族Rollup是以太坊Layer2最新“黑科技”的代表,获得V神本人的大力追捧。Rollup的核心理念其实和Plasma有一点像,所以很多人也把Rollup看做是Plasma的变种,但这个变种解决了Plasms的巨大问题:数据可用性。Rollup将原本散布在区块中的大量交易数据,打包成一笔「浓缩」的交易,发布到链上,并通过某种形式验证其安全,这个验证的形式,分为以下几种:1.ZkRollup代表项目:Loopring,MatterLabsZKRollup是个相对高端的技术,因为用的是零知识证明来保障安全,运营商必须为每个状态转换生成一个SNARK,来证明存在一系列由所有者正确签名的交易。ZKRollup的好处是最为安全,资金从主链的退出期也最短,出了问题只需要几分钟。但缺点同样有,那就是因为用的ZKP技术目前相对高端和复杂,导致生成SN
五火球教主 2020-07-03 16:41  开发者  ETH
区块链开发者年度报告:比特币最主流,区块链技术“万金油”红利已结束 」。CSDN最早从2004年开始针对中国开发者进行大规模调查,是迄今为止覆盖国内各类开发者人群数量最多,辐射地域、行业分布最广的调查活动。并从2017年开始,增加了固定的「区块链技术应用现状分析」篇章,经过连续三年的调查研究,我们发现:对区块链技术了解的开发者人群正在增加,72%的开发者对区块链、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的概念有一些了解,22%的开发者正在用或准备用区块链技术解决技术问题;43%的开发者正在从事公有链(比特币、以太坊等)的开发,36%的开发者则从事区块链行业解决方案的开发;比特币和以太坊依然是当前最主流的两种区块链底层开发平台,不过有所不同的是,前者正在上升,后者则呈现下降趋势;金融是当前开发者普遍认为的区块链行业应用方向,智能硬件及物联网紧随其后;在与新技术的融合上,大数据排在开发者进行大规模调查,是迄今为止覆盖国内各类开发者人群数量最多,辐射地域、行业分布最广的调查活动。并从2017年开始,增加了固定的「区块链技术应用现状分析」篇章,经过连续三年的调查研究,我们发现:对区块链技术了解的开发者人群正在增加,72%的开发者对区块链、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的概念有一些了解,22%的开发者正在用或准备用区块链技术解决技术问题;43%的开发者正在从事公有链(比特币、以太坊等)的开发,36%的开发者则从事区块链行业解决方案的开发;比特币和以太坊依然是当前最主流的两种区块链底层开发平台,不过有所不同的是,前者正在上升,后者则呈现下降趋势;金融是当前开发者普遍认为的区块链行业应用方向,智能硬件及物联网紧随其后;在与新技术的融合上,大数据排在了第一位,占比31%。区块链技术应用现状2017年时,区块链作为刚刚兴起的技术,应用还相对较少,只有10%的开发者正在及准备使用区块链解决技术问题。而到今天,这一占比已经上升到了22%。此外,有40%的开发者仅对区块链了解一些概念,32%的开发者对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有一些了解,仅有4%的开发者对区块链完全不了解。一如CSDN《2019-2020中国开发者调查报告》区块链领域特邀顾问杭州复杂美南京研发中心负责人、前甲骨文资深工程师袁海雷和复杂美产品运营主管、比特大学副校长、阿里云IoT事业部认证讲师王继尧所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其中认知度、用户渗透率等指标可以做有效参考。这个数据的增长还是比较积极的,有更多的不同行业的人去了解并尝试使用区块链来解决实际问题,区块链赋能行业的作用才可以凸显出来。」区块链技术开发特点当前在区块链研发方面,43%的开发者在从事公有链(比特币、以太坊等)的开发,36%的用户从事区块链行业解决方案的开发,9%在从事联盟链(Hyperledger、R3Corda等)的开发。对此,袁海雷和王继尧表示,「公有链由于其自带激励机制,对于普通开发者有直接的回馈,所以上面开发者占比高也比较合情理。」颇值得注意的是,行业解决方案从去年的27%增加到今年的36%,这从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传统行业开发者对区块链的认可度正在增加。「越来越多传统行业的人参与进来,对于区块链的发展有非常大的助益,区块链本质上是技术,落地场景及实际应用才是连接社会效益的关键。」袁海雷和王继尧如是说道。而在联盟链方面,亦已经被广泛应用于银行、科技金融、供应链、存证等多个领域,在此次调查中,占比9%。再看区块链开发平台方面,比特币和以太坊则依然是当前两种主流的区块链底层开发平台,占比分别为35%、24%。在行业开发者的印象中,以太坊一直是开发平台领域的头号玩家。但今年的数据显示,以太坊从2018年的44%占比第一,降到了24%。而比特币则从2018年的28%,上升到35%,占比第一。这说明,比特币在行业内外仍然拥有最强共识,并且在闪电网络的加持下,开发者们也似乎感受到比特币离商用不再遥远。区块链应用前景展望金融行业是普遍认为的行业应用方向,占36%。其次,智能硬件和物联网也被认为是主流应用方向,占14%。区块链在金融方面的应用在过去几年间我们已经见到了非常多的探索与实践,比如蚂蚁金服已经将区块链在跨境汇款、供应链金融、司法存证、电子票据等40多个实体场景中落地,微众银行在去年首次公布完整的区块链版图其中即包含多个自研及完全开源的区块链技术方案。而在除金融之外的行业应用方向上,我们可以看到仍然以尝试解决不同行业痛点为主,尚未形成明显的业态效应。因为区块链本身具备的防篡改、可追溯的特点,能大大降低金融行业监管成本,不过金融的进入门槛相对也较高,需要各方面技术的配合。同时,CSDN《2019-2020中国开发者调查报告》特邀顾问袁海雷和王继尧还特别谈到,相比其他众多已经很成熟的技术,依托区块链的解决方案在实际使用中,往往面临必要性缺失的问题,因此,对于各行业来讲,区块链应用发展曙光已现,但仍任重道远。依靠区块链技术包打天下的红利时代已经过去,在区块链结合行业之前,要更加重视
区块链大本营 2020-03-17 09:30  以太坊  开发者  比特币
加载更多